2016年11月21日,星期一

珍妮特·耶伦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了通胀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了通胀。我不是在讽刺你。我有可靠的消息来源,那就是耶伦本人。

他上个月在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Boston)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表示:视频和演示在这里),耶伦发表了主题演讲“危机后的宏观经济研究”。她说:“今天,我想对过去几年发生的事件在某些方面揭示了经济学家对经济理解的局限性进行反思,并提出几个我希望经济学家们试图回答的重要问题。”她提出的前三个问题是当前宏观经济研究中相当标准的主题。
“我想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与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的区别有关:在某些情况下,总需求的变化会对总供给产生明显而持久的影响吗?”
“我的第二个问题是,经济中广泛群体中的个体差异是否会影响总经济结果——特别是,这种异质性对总需求有什么影响?”
“我的第三个问题涉及货币政策和宏观经济学的一个关键问题,本次会议没有直接讨论这个问题:金融部门如何与更广泛的经济相互作用?”
她对这些话题的简短评论很有趣,但吸引我的是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
“我的第四个问题直指货币政策的核心:是什么决定了通胀?”
让美联储主席问这样一个问题,实在有点令人吃惊。毕竟,美联储的一个主要任务是控制通货膨胀。近年来,美联储一直面临着对通货紧缩风险的担忧,以及一系列持续存在的争论,即在2%至4%范围内的略高通胀率可能有助于经济。对美联储量化宽松等政策的担忧,常常被用来表达对通胀的担忧。如果美联储主席不知道是什么决定了通胀,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但耶伦的直率值得称赞,因为诚实的事实是,过去20年的通胀行为难以解释。为了了解这个问题,考虑这个数字,它显示了通货膨胀的两种常见衡量标准。蓝色的线是众所周知的消费者价格指数;红线是美联储官方关注的通货膨胀指标,称为个人消费支出指数。(有关它们之间区别的讨论,请参见我在2012年10月发表的文章“消费者价格指数vs.个人消费支出指数”。)这两种方法都是所谓的通货膨胀“核心”方法,这意味着它们剔除了能源和食品价格的波动,以便能够关注潜在的趋势。


这个故事的关键元素是纵轴上的数字。在过去的20年里,以个人消费支出(PCE)衡量的通货膨胀在1.5个百分点范围内变化,从1.0到2.5%。以CPI衡量的通货膨胀略有变化,但仍在约2个百分点的范围内。耶伦提到了“近年来各种预期通胀指标的显著稳定性”。
与通货膨胀的影响相比,通货膨胀的影响微乎其微,让我们来看看从1996年开始的过去20年里发生的一系列经济和政治事件:网络泡沫;投资和股市随之下跌;2001年的经济衰退;9/11恐怖袭击;联邦基金利率从2001年1月的约6%降至2003年8月的1%;布什的减税政策;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随后中国的贸易顺差大幅增加;2002年初,欧元成为一种成熟的货币;美国房价泡沫;2005年6月至2008年2月期间的每月失业率为5%或以下; the federal funds interest rate being pushed up above 5% for a year from July 2006 through July 2007; the collapse of the housing bubble; the financial crisis and the Great Recession; the enormous federal budget deficits from 2009-2012; the federal funds interest rate being pushed down to near zero in December 2008, where it would stay for seven years; the Fed's quantitative easing policies of buying $4 trillion worth of Treasury and mortgage-backed bonds; the stock market falling in the Great Recession and then rebounding.

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原本预计,这些变化中至少有一部分会对通胀产生重大影响。但是通货膨胀却几乎停滞不前,保持在1.5个百分点的范围内。是什么使通胀保持在这个范围内,它会保持在这个范围内吗?很多决定都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从个人和公司财务到宏观经济政策。如果你知道“是什么决定了通胀”的答案,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理解过去20年的模式,请给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和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写张便条。